【好有格工設】昌林先生

昌林

昌林先生在東京近郊擁有一間金屬加工廠,位於巷內,規模不大,但技術非凡,就像日劇描繪的那樣。

幾個月前與昌林先生商討產品合作開發的可能,我永遠記得那是一場表面鎮定但內心極度沈重的會議。

我們只有短短兩小時的對話,卻給了我幾個月的衝擊後勁,讓我非寫下來不可。

 

昌林先生約莫五十歲,頭髮灰白,精神爽朗。

如果人的個性可以模組化,那自信與謙卑兼具的他,被分到的大概是李安那一組。

他公司所提供的服務,大致上與一般拉伸、旋壓成型廠並無不同,

(對旋壓成型有興趣的朋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AIutwanw4c)

雖然說,相對於其他廠商,他們更重視創新、更在乎細節、更力求製程限制的突破,

但擁有一流的技術,還不足以讓我今天有如此深刻的自省。

 

當天,我們所提出合作的產品,在製程上並不容易,接單者勢必需要許多實驗與測試。

互相介紹完彼此的公司與產品後,昌林先生對我們的品牌不免客套地先讚許一番,

他說,「我非常認同你們在產品製程上所作出的努力、所講的故事,尤其是根留台灣,扶植台灣的供應商、工藝家,

一起在製程與材料上創新。而你們這些產品,在技術上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但我有把握,是我們可以克服的,

我們非常願意嘗試這樣的挑戰。

我倒是有個問題,若我們研究出方法,讓這些極具挑戰性的產品能穩定的出貨,未來你們是否會將供應鏈拉回台灣?」

 

「絕對不會!」

 

我們回答得像打噴嚏一樣,根本是個反射動作。

這些年,職場上深植在我們腦中的商業邏輯讓我們絲毫不需要多花一秒鐘來回答這個問題。

我們必須馬上解釋,為何我們絕對不會在他投入資源、解決完問題之後「跑單」,將訂單拉回台灣,

此時他竟然很不解的問,「為什麼不?!我覺得這對你們公司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這不正是你們品牌的核心精神嗎?……」

 

當下我和同事互看一眼,愣了幾秒,我們完全無法理解他談判的基點。

他要跟我們做生意,但是他又建議我們在未來產能穩定後,可以將訂單拉回台灣。

由於他講得太誠懇,更完全打亂了我們的邏輯,不知如何回應。

 

「昌林先生…… 首先,一旦你們克服了製程上的問題,這創新技術是屬於你們的。若將產線拉回台灣,勢必會需要技術轉移。

我們比較好奇的是…… 您怎麼會希望我們將訂單拉回台灣,站在你的角度,持續穩定地為我們生產,

技術上又沒有競爭對手,對您來說不是最有利嗎?」

昌林先生說,「我認為這在產業是一個很良性的『傳承』,當我克服了極具挑戰性的案子,使之穩定供貨,並將技術傳承出去,

我隨即可以再次的接受下一個挑戰。這對我的公司來說,也是好的。我不希望長時間靠一個產品的訂單存活。」

 

聽完我們真的是感動又慚愧!昌林先生對於自己公司在產業中的定位非常明確,他希望成為不斷突破技術的挑戰者、創新者,

並且在解決問題後,將穩定技術傳承。

讓其他廠商有飯吃,他也不斷地接受新的挑戰,帶動一個活絡的產業聚落。

在這個不分國籍的生態中,他就是領導者。今天他來談生意,他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這個生態,帶著「傳承」二字的牽絆。

相較於所有廠商各自削價競爭,技術停滯不前,這高度與思維真的是太令人敬佩與慚愧了。

 

一方面回頭想想台灣的產業現況,另一方面也感慨自己已被這樣社會化的思維根深蒂固地深植腦裡……

 

( 公開說明書:原文經過現場翻譯,再經過筆者的記憶後,失真與加油添醋實為在所難免。)

文/Bruce

Comments(0)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