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有格亂稿】街頭貼紙設計論 — 從街頭藝術看設計

某天下班後走在紐約Soho的路上,大雨滂沱的灰色街道正好突顯了一面被街頭貼紙佔領的墻面。密密麻麻的貼紙目測至少有兩三百張。常常在大城市的街道或是在披薩店酒吧的廁所都常會見到這些被貼紙完全覆蓋的牆壁或變電箱。這種街頭藝術在歐美文化叫做sticker bomb。 通常貼紙的內容不是滑板牌子、或街頭藝術家自己設計的圖樣、不然就是玲琅滿目的各式廣告。有時候是圖像,有時候是一段試圖喚醒大眾意識的文字。

令我驚訝的不是上面各種玲琅滿目的圖樣內容,而是究竟這一面面的貼紙牆上放著多少位設計師的作品。目測大概有三百張左右,這還不包括底下一層層被覆蓋過去的舊貼紙。(所以說這一面牆上就是三百個以上的設計師作品嘍?)

其實街頭貼紙文化就是設計圈現今的縮影。 這世界上充滿著各種設計,有些設計是對美的抒發,有些設計是為了商業。 最後大家都一樣在這過度飽和的墻面上爭一席地。 剛設計好的貼紙如果被肯定也許可以展露頭角一段時間,不討喜的馬上就被下一個人覆蓋過去。在這樣的文化裡掙扎慢慢我們也都忘了為什麼設計,為什麼貼貼紙。

幾天後遇到從小就很街頭的美國人麥克斯,他說街頭貼紙之所以會集中在一起完全是人性使然。 在街頭藝術裡塗鴉不只有地盤性,也有一種將街頭搶回人民手中的信仰。而貼紙藝術會被廣泛使用完全是因為攜帶方便、下手快速、更重要的比較不會因為亂貼貼紙被以人為破壞罪行逮捕。因此當貼紙開始出現在一面牆上而沒有被清除,大家就會一窩蜂的聚集在一起,因為代表他們已經「佔領」了這面牆的使用權。 反觀設計圈,每當一種新的風格漸漸成型,大家都會不自覺的去向它們靠攏,因為我們已經獲得這個風格的使用權,因為我們知道這樣做是安全的,是可行的。這矛盾的心理並不是一種盲從,而是一種對自己做的事情有確定與安全感的心態。

諷刺的是,當你把貼紙貼在一個令人眼花撩亂的過飽和牆面上,幾乎是不可能讓人看見你的。 Sticker bomb 那過度喧嘩的畫面令人難以閱讀,更不可能讓人細細品味每一個貼紙要說的故事。最終我們的設計只是變成一種視覺噪音。在那面貼紙牆上載浮載沉。

到底怎麼樣才可以讓別人看到我們的創作呢?

不管是在街頭藝術還是設計圈,創作空間就是戰場,尊敬的作品會讓人以禮待之,不會有人去覆蓋摧毀成功的作品。所以要是風格強烈自然會有生存的空間。其次是你要說的故事和你說的方法,如果可以透過圖像文字喚起群眾對你表達觀點的認同,通常也會因為內容而被注意。就像知名藝術家Banksy的作品,擅長用黑色幽默與衝擊性的圖像去呈現社會議題,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會利用街上的各種物件或元素做為他的作品的一部分,因為如此成為不可一世的當代藝術家。( 我想如果你像他一樣,有人幫你在牆上塗鴉的作品前裝防彈玻璃的話,你就真的成功了… )

我想最重要的還是做那個開拓新視野的人。街頭藝術是純粹且殘酷的視覺戰場,也真實的反映了設計界的原貌。街頭藝術告訴我們一件事,離開那些可以給我們安全感的風格和環境,去找一個更值得我們嘗試、探索與失敗的空間做我們真正想做的事。善用自己的時代與環境,用自己的視覺語言說自己的故事。

「如果你要成功,就不要再尋求別人的允許。」

幾位以街頭貼紙聞名的藝術家/設計師 Instagram。

Faileart

B.N.E

ABCNT

CRYPTIK

Shepard Fairey

 

 

Brought to you by 亨利髒.

Comments(0)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