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有格亂稿】 為誰設計

poster

文/Bruce

如果有一天,智慧手環可以統計世界各國人的平均心跳和集體情緒,很多國家這週應該處於一種極度混亂的情緒狀態。以台灣來說,一週大事包括了:馬習會、世界十二強棒球賽、巴黎恐怖攻擊。起床滑開手機時還因死傷新聞而悲憤不已,晚上卻因林智勝的一記全壘打而舉國歡騰,但不要忘了,台灣人的韌性是最強的,什麼大風大浪、大喜大悲,都能在最短時間內趨於平緩,繼續過我們的日子。而且,情緒受到影響的,很可能是不同一群人。

不是人人欣賞設計,不是人人熱衷政治,不是人人在乎難民,不是人人關心環境,不是人人看球賽,不是人人知道最新的科技要帶著我們的生活往哪走。

今年九月,我被公司指派到柏林參加IFA展 (Internationale Funkausstellung Berlin),IFA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消費性電子展之一,舉凡電腦、電視、冰箱、冷氣、吸塵器、刮鬍刀,基本上家裡有電的、燦坤有賣的,都有可能出現。我的任務除了推銷自家產品外,我還得把近30個展館、1600個廠商給仔細逛完並記錄下來。

在IFA,華麗酷炫的展場設計或許比你嘔心瀝血的產品來的重要些,品牌廠紛紛砸下重本,用至高的展場規格來迎接這個年度盛事。大廠如Philip、Samsung、Siemens,毫無疑問地,當然是包下一整個展館,顧足了面子先。互動的展場設計、全館360度全投影、違反地心引力的展場佈置,奇招盡出,為的當然就是這短短6天展期,所帶來的1538億(台幣)訂單。

p7.jpg
Dyson展場,演員全程生活在旋轉九十度的臥房裡,強調”從地板到天花板的灰塵都不放過”

對一個辦公室坐了好幾年的工業設計師來說,我非常珍惜這個機會,這是一個許久不見、充滿刺激的環境。穿梭在這嘉年華般的展場,思想的自由度被放到最大,感官敏感度被調到最高,處處是靈感,快門拼命按,深怕獨漏某一張畫面、某一個產品。

但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我開始覺得一切不太對勁。

我有了這個機會一覽世界上即將(正在)上市的電子產品,而我眼前竟然是內部裝了四個攝影機的冰箱、可以貼在手臂上的無線電燈開關、和各家都在做的智慧手錶與IOT。接踵而來的是一連串自我檢視,反省這個我身處的科技產業,究竟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是帶著所有人類文明向前走?還是只帶著一小群人類向前走?還是管他的就是一直走?

在展場裡,我很常聽見的一句話是「有了這個產品,你就可以……」

「有了無線開關,你就可以將開關黏在自己身上或床頭,就寢前可輕易關燈!」一個Startup的年輕創辦人介紹著。但是否每一種產品都要永無止盡的追求「更便利」?我不確定我願不願意為了省下關燈的體力而裝上這個裝置。這個裝置甚至便利到對人類的健康有害了!

我開始想像著1924年第一屆的IFA、1965年無線電話被發明那年的IFA、1980年傳真機開始普及時的IFA、到後來筆記型電腦大賣時的IFA,想像著那時候這些產品改善了多少人的生活、溝通方式、工作,大家又是多麼渴望幫自己家中購置一檯,並小心翼翼地用上十年。

但2015年,這1538億的訂單、各個千萬打造的華麗展場、所有的資源投入,都讓我對商業在這世界的巨大主導權產生了懷疑。很多展品都有非常好的「梗」來創造消費需求、刺激購買。但這是不是根本的使用需求?或許可以反問:「如果沒有這個產品,你會有什麼影響?」

每天晚上,我回到飯店,打開電視,看著唯一聽得懂的CNN,白天的一切刺激卻轉化為沈重的思辯。就在同一個國家、同一個時間,有著24萬人潮帶著全球最新的智慧產品與即將花掉的支票擠進柏林,同時也有無家可歸的100萬難民因為梅克爾(Angela Merkel)敞開大門而冒著生命危險來到了德國。

p8.jpg

這一切提醒了我念設計時的自己,也提醒了我,我一直都有選擇權要為誰設計,這世界上存在的問題絕對不只是怎麼把電視從8K變成16k,因為Invisible Hand能平衡的只有市場,沒別的。

Comments(1)

  • StanDing
    November 17, 2015, 12:29 pm  Reply

    寫得真好 我喜歡這樣的反思~設計是為了讓人們生活的更好,而不是創造更多的工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