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有格對談】談幾何解構學 – 東京奧運形象Logo

日本二零二零奧運的Logo形象設計出爐拉,雖然網路上對這次奧運的形象設計毀譽參半,不管你喜不喜歡,一定想知道那些收了龐大設計費的設計師,是用怎樣的思維設計這個Logo的。簡單的幾何圖形到底背後蘊藏什麼含義?為什麼幾個方塊圓圈排一排就可以收上百萬的設計費呢!?就來聽聽好有格的宅宅門對這Logo怎麼說吧!

Logo形象動畫

Brian: 它的整體設計讓我想到figure & ground(圖地關係:一張圖內,人類的視覺會自動把明顯的圖像從背景分辨出來,分辨出的即為圖,而其餘的周圍背景則稱為地。), 就是process of arranging shapes on a canvas(排列形狀的過程)。 作法考量上,它很安全,用 figure & ground 為基礎來呈現世界級競技的理念。運動競技就是一種在世界各地都很普遍的活動,而奧運算是人類史上最大的運動體育盛會,歷屆奧運logo所強調的不外乎是運動家精神和榮譽,這些都是很抽象、很普遍且意義涵蓋範圍很大的形容詞,所以我才認為利用這種基本設計元素來表現 “universal games”(普遍性很高的競技運動) 的方式,是很安全的作法。

如果說想要再賦予一點特色讓它看起來更具體,可以加上一點主辦城市的象徵性元素。這次佐野研二郎設計的奧運 logo,相對於歷屆的 logo,比較沒有那麼強烈的城市特色,即便有,也只有 figure & ground 構成的 T 代表 Tokyo(東京),還有較偏日本風的配色。 但 T 在他 logo裡的含義可不只是東京,另外還有 Tomorrow (明日) 和 Team  (團隊) 的意念在裡面。我想原因跟他想強調的理念也有關係,這理念即是「用包容與他人的相異之處為基礎讓全世界組成一個團隊」,我個人認為,他身為主辦國家的設計師,這算是比較不自私的作法呈現。

在細節方面,中間的黑色長條代表「多元性」,方形內的 “positive figures” 所形成的大圓代表一個充滿『包容』的世界,紅色的小圓則代表每一顆『熱誠之心』的躍動。而特殊奧運的 logo 方面則是用一樣的元素拼接出一個直豎的『=』符號,代表『平等』。整個架構+圖地運用,個人認為並不像外界評論的那麼差勁,一個 logo 要包含這麼多的細節含義+視覺元素本來就是較艱難的task。與其說這些東西拼湊起來讓 logo 本身略顯雜亂、不平衡等等,倒不如說他很有勇氣且堅持利用 figure & ground 這個概念來闡述大方向理念,也很盡力讓 logo 整體達到最完美的視覺平衡。那堅持的原因是什麼?

figure & ground 的意思除了前景背景的視覺關係,另一個解釋就是 “the perception of images”(對圖形的洞察)。如果說圖地關係可以很簡單地用黑白來解釋,那麼換個角度也可以解釋成:所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奧運與會者及觀眾,能不能用你自己的眼光去洞察並理解這個世界上所有人的不同?佐野研二郎這次的設計也許在很多人看來不算頂尖,但透過所有觀察過 logo 的人的眼光而產生不同的想法,是否也達成了 logo 本身「包容」的理念?

Brian: 說回來你們覺得這次東京奧運logo有哪些點是值得提一下的?不管是理念上還是視覺上。
在此附上佐野研二郎(Kenjiro Sano)的網站:http://www.mr-design.jp/#
2020東京奧運 logo 理念頁面:https://tokyo2020.jp/en/emblem/

Henry: 這種幾何圖形『解構』的風格也讓我聯想到一位日本的傳奇設計師 田中一光 Ikko Tanaka 和他的成名作 Nihon Buyo 日本藝妓海報(上圖)。田中一光的海報是日式平面幾何設計風的先驅。現代設計師在提到幾何構成的平面設計時也常常會提到他的名字,紐約當代藝術館 MOMA 也都將它列入很重要的指標性人物 (更多海報作品: http://www.moma.org/collection/artists/5800) 。 在那個年代裡這樣的幾何解構嘗試是非常大膽的,他不但能使用基本幾何跳脫了「型」的既有框架,也將幾何的列融入了日本歷史遺產中結構嚴謹、不失秩序的特色。

Henry: 田中當年開創的風格也反映在很多當代的設計中,舉例來說 FITC Tokyo Title 就充分顯現了當代動態藝術家對幾何解構的另外一種詮釋。導演 Ash Throp 自己也說他非常崇尚日本美學,雖然是外國藝術家的作品,但卻不失日本文化對「型」的敏感度。

Brian: 從現有基礎去突破新的風格是很不容易的事,不僅需有獨特的目光,還要有勇氣去創新。我記得研一時的 「設計論 Design Methologies」 課堂上,我做了一個利用 figure & ground 概念還有一堆幾何形積木搞出來的立體抽象作品,聽過很多同學評論後,教授就提起了田中一光對幾何形的運用,然後他還說了一句話:「別人看得見的你未必看見」,意思是在畫面上我們時常只看到 positive figure,但從第一眼看到作品都瞬間都很少用 negative space 去思考另一種解釋作品的可能性。

Henry: 沒錯,雖然不知道你在講三小(呵) 。但是試過的人都知道,要把幾何解構運用的好其實是非常難的,除了要對空間有一定的敏感度,也要對色彩的重量有所了解,才能用直覺去設計一個完美平衡的畫面。用圓形削去畫面的銳利與死板,用色彩的比重削去視覺上的侵入感,這些都是不容易的事。簡單來說,要達到絕對純熟地運用,就是要有『格』啊!

Brian: 對了順帶一提,講到田中一光結合極簡幾何形&日式的風格進而將日本平面設計現代化而又不失傳統氣味,同時他也將這種理念帶入MUJI(沒錯,他就是MUJI的推手之一),他將這種傳承自江戶時代之始,用質量嚴選為基準篩選出最精美產物的理念稱之為減法美學,拿掉過於華麗的裝飾和設計,僅留產品真正的價值精髓,正是屬於日本傳統的生活美學,不過這又是另一段故事啦~還可以扯到原研哉咧!好有格的三根條仔 ▍▍▍就是經過嚴選再嚴選後的產物啊!(心虛)

Henry: 好有格Logo 其實是我那天逛夜市看到一件盜版艾迪達的衣服,然後就…

Lu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3s6fxIFTH0
我對平面涉獵沒有那麼深。但是宣傳短片,個人感覺中規中矩,展現三個 T 的方式讓我想到上面Henry 補充的動畫,只是在時間節奏下,FITC Tokyo 的 Title 明顯的有更多機會跟時間去展現較精細的字體結/解構動畫。在這頭奧運的動畫加入了彩色線圈和字體動畫相呼應其實很好,但在整支動畫多半屬於大面積色塊的情況下這樣的巧思很容易被忽略掉,覺得有一點可惜。

TokyoTeamTomorrow 的抖動背景所帶來的躍動感很好,而且在單字組成時隨風而去的小碎塊更提升了律動的感覺,讓人覺得迫不及待又有點著急。小小的抱怨是呈現三個 T 的方式,在全大寫的情況下雖然知道是為了強調 T,但視覺上還是感覺不太平衡,不過這點在拆解單字時運用跟首字同大的解構動畫(而不是跟字體本身同大)有彌補回來一些。

思考一下如果單純的用動畫的方式(而不是去放大T)有沒有辦法達到強調 T 的效果?譬如說在建構單字時讓 T 的動畫早開始晚結束,或是讓線圈動畫結束在 T,這些或許要實測才會知道。動畫在一分鐘之後,多半就都是以基本元素配上分割畫面的影像,有平面的美感也有動態的雜亂,在畫面分割成四塊時尤其明顯。一般在操作上會選擇把元素強調出來或是融進去,但這裡的色塊跟影像是有點讓人難以聚焦的。解/結構的動畫建議大家可以放0.25倍速欣賞一下,滿有趣的。如果想看更多類似的動態設計作品,這裡也有另一個有趣的字體動畫:

Comments(0)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