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有格特稿】字形之外,文字還能怎麼玩?

文/張馨蓉

金萱字型,也許大家聽過。這一個強大的字體,透過一段短短的影片,從「台灣沒有自己的字型」的角度切入,在短短的幾小時就募資達標,創下驚人的紀錄。相隔了好一陣子,好奇,搜尋了募款網頁。

開頭的段落寫了這麼一行:

『「字型」拾俯即是,存在於各種媒介裡。一般大眾、專業人士,每天都在使用,比書法藝術更能凸顯一國的文化影響力。』

萬分同意。

但在那之外,其實還有個東西,沒在我們身上看見。有點無法名狀,姑且讓我稱作「文字遊戲」。

初次接觸這種「遊戲」,是漫畫版加菲貓。每一次,只要是週末大長篇,標題的GARFIELD都會有不同的設計,有時候是烤箱冒出的煙圈,有時候是用義大利麵繞出來的草寫,或草地上的倒影,甚至蛋糕上面粉紅色的拉花。


(https://garfield.com)

很像現在Google首頁,每天,都是不同的GOOGLE,感覺那些可惡的設計師自己玩得不亦樂乎。
(Google Doodle作品庫:https://www.google.com/doodles#archive)

在日本,也有人專用平假名作畫,就是整幅畫的線條都是用平假名組成,或是以平假名為主體來擴展,化成小貓、小狗、各種動物或是人像。這叫做文字繪,據說有千年歷史。

奇怪,我們怎麼就沒有這種遊戲?

小時候,學寫字,就是要用那種一格一格的本子,看著範本臨摹。寫字,就是只有一種方法,得寫得正確、好看。不認真寫,就是個乙丙丁,就是被擦掉,被說是鬼畫符。

這樣的教育確實養成了我們對文字的敬意,但同時,似乎也斬斷了對於文字的情感和發想。

漢字原本就是由圖像構成,理應可以成為更多創作的靈感,更多設計的元素,在我們的文化裡卻始終沒有出現,沒有「遊戲」,像一尊菩薩一樣美麗端莊地被供養著。

好可惜。

在世界了不起的TedTalk上發現一篇演講。一名出身台北,現旅居倫敦的平面設計師ShaoLan,利用漢字的部首與漢字本身,設計出一系列簡單精緻又有趣的圖像,讓學習者可以同時辨認出漢字的意義,也能輕鬆留下記憶。 例如說在「人」字的頂端接上一顆小頭,兩撇的底部各加上一個小腳板。

(https://pi.tedcdn.com)
是了是了,就是這樣的東西!我非常興奮地找出作者的網站,充滿期待地,翻出一個個,美麗精緻的——

簡體字。

唷唷,果然繁體字還是個處女地呢。

同志們,大家一起加油吧!

延伸放映:好有格設計實況專訪金萱體字型設計師

 

註:ShaoLan的商品網站 http://www.chineasy.com/

 

 

 

 

Comments(0)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