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有格特稿】從平凡中呼喚文化的未來

旅日專欄 / 張馨蓉

我從沒想過自己會花錢買購物袋,因為我連免費的都沒用過。
購物袋的娘家名叫做濱文樣,一間以「手拭」起家的織物店。

日本的東西原本就精緻,會激起消費慾是很自然的事——這樣想的各位,知道「手拭」是什麼嗎?

「手拭」起緣於日本的奈良時代,起初是清掃神像的布巾,從戰國時代開始普及到人民的生活,作為入浴用品或手帕使用。一直到江戶時代,除了清潔上的實用性之外,才開始進化成頭巾、髮飾、禮品包裝等各式各樣的個人物品。而濱文樣來自橫濱,汲取木版印刷的特性研發出的染色法,因而得名。

簡單來講,根本是間賣抹布的。

一條可以追溯到千年歷史的抹布,早該被時代淘汰不下百次了吧,但是它卻強勢地流傳下來,還化身成最新潮的購物袋。

說到淘汰,大學時期,曾經在書店裡翻過一本繪本。

那據說是個傳統的猶太故事,敘述一個爺爺給剛出生的孫子一條柔軟舒適的毯子,毯子舊了,爺爺把它變成一件夾克,夾克舊了,再變成一條領帶,一條手帕,到最後變成西裝上一顆小小的鈕扣。透過繪者溫暖的畫風,毯子優雅的藍色儘管被裁切得越來越小,卻仍舊美得閃閃發光。

(圖片來源:http://www.scholastic.ca/books/view/something-from-nothing)

當時只模糊地覺得,故事裡某種很實在的底蘊,讓我覺得很踏實很安心。

現在我突然了解,不論是毛毯,或是手拭,我喜歡這些文化在一個東西看似無用的情形下,從不將淘汰作為優先選項,用心為它在時代的轉角一次又一次找到出路。

走進這間「抹布店」,看著一樣樣,不該存在於抹布上琳琅滿目、色彩繽紛的印花;購物袋提把上讓觸感變得柔和的加工,展開後讓底部可以完全攤平的剪裁。也許,我正是被這樣細緻的堅持所感動了吧。

濱文樣的官網上寫道:「期許將現代的『和』與今後的『和』同時展現,追求只有濱文樣才能達到的獨特世界。」

 

這抹布好大的口氣!

 

如果能堅定地踩在自己的文化根部,抱持著同樣的的自信與願景,我們的古蹟,也不會自慚形穢到紛紛自燃了吧。一定也能像條抹布一樣,在新時代找到自己的價值吧。

妖怪村、溫泉旅社、櫻花大道,屬於日本的東西還是到日本去看吧。

讓我們好好的來玩點台灣自己的好東西。找一個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的什麼,讓它變得出眾,變得傲人,讓我們情不自禁愛上自己。

 

註:繪本書名為:Something from nothing 作者名:Phebe Gliman,中文書名:爺爺一定有辦法

 

Comments(0)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