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有格真心話】900萬賣你一個玩笑

monkey

花燈已出,笑話已播。

身為一個設計師除了無奈還是無奈,台灣多的是人才,卻總是在政府主導的大型場合裡被一次次棄用,專業兩個字被消遣的讓人難過,打著設計之都的名號卻端出這種菜,著實不理解如此的想法。

不久前我還對市府花500萬請國家地理頻道拍老舊街區的想法持正面態度,因為國家地理頻道有自有媒體,也能夠維持住品質的去執行專案,我並不覺得是很差的投資(當然,如果有更詳細的專案內容,或許我們能夠更透明的去討論這件事情)。

但很明顯的,這次的葫蘆猴並不是一個完整規劃過的作品,設計過程有許多瑕疵跟欠缺考量的地方,以下有兩篇文有提到一些技術上的疑問與缺陷:

如果福祿猴可以稱為逆轉勝,那麼未來我們是否還需談論專業?

福祿猴這回事兒

除了上述的缺失外,對於最後兩分鐘的執行計畫有幾個問題可以討論看看,因為不管你覺得這個創意有多好多爛,請別忘了他要花九百萬稅金。

 

假設末兩分鐘的自嘲動畫是最後一階段才放進去的,那原先設定的動畫去哪了?

1.最後兩分鐘程度不足以救回負評

2.來不及做

兩者都表示九百萬是浪費,1的答案不合理,因為前五分鐘的水準也不高,為什麼只刪最後兩分鐘?2的話更嚴重,因為這表示團隊在管理執行上問題很大。

假設今天這兩分鐘是以彩蛋的方式散播在網路上,我會說內容本身設計還是很爛,但自嘲操作的很有技巧,但把這樣的內容直接填入原本該有的表演時間,擺明就是告訴大眾你們的九百萬只配看這種表演。

另外這兩分鐘的內容還是取材於鄉民的,專業團隊這樣引用是應該被允許的嗎?

 

次文化的運用?

在這樣的場合用鄉民的梗,是一種創意表現嗎?

如果今天這段演出出現在綜藝節目裡,那一定會很搭,因為那些字體設計的方式跟動態,就是台灣綜藝節目最常使用的表現方式。而鄉民的梗,運用在綜藝節目中,也能夠獲得一定程度的回響。但這並不是一個國際級場合應該出現的表演,而且未經過設計的演出,也缺乏對於該文化的連結。畢竟,任何一種表演與設計形式,追求的都是對話。

舉個例子來說,相信應該不少人還記得去年紅白歌唱對抗中小林幸子表演時出現的千本櫻彈幕,那是日本流行次文化與電視直播的結合,是一種新且即時的表演方式,雖然並不是每個人都認同,但配上紅白的場合,是一種相輔相成的行銷應用手段。

因為對話的目標達成了。

同樣是運用網友的創意,為什麼福祿猴最後只剩下自嘲的作用呢?他有嘗試在這段創作表演過程裡去追求過文化歷史或是創意的對話嗎?

運用了新的媒材(投影),但浪費了投影的潛力,而且內容流於傳統創意(猴子穿新衣戴新帽,大聖),抽象的外型超具象的內容本身並沒有碰出什麼新火花,反而讓人覺得這就是一片比較大的投影幕。

而當民眾認為自嘲就可以接受如此大的缺失時,其實也表現出我們對於美感與文化教育,還有尊重專業的態度,都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偷偷推薦: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劃

延伸閱讀:美感教育失敗,因為美感的問題不在教育

文 / Lung

Comments(0)

Leave a Comment